<legend id="eksv6"></legend>
      <progress id="eksv6"></progress>

      <button id="eksv6"><object id="eksv6"><cite id="eksv6"></cite></object></button>
    1. 您的位置:首頁 > 本網特稿
      本網特稿

      王小榮:《金瓶梅》中反映的宋明社會生活(一)

      發布日期:2022-3-17來源:四川智慧子月科技作者:王小榮瀏覽量:881
      詳情介紹

             《金瓶梅》中“借宋時說明事”,所反映的當時社會現實,就是一個以宋朝的時間來說大明朝時代吏治腐敗、政府黑暗的社會,在《金瓶梅》一書中就有許多線索反映這個事實。

              宋王朝太祖以后的腐敗也是史家所公認的。宋明兩朝的土地兼并異常激烈。實際上,從宋太祖讓石守信放下兵權回鄉大量購置田地享樂開始,土地兼并一直都在進行著,形成一個個擁有大量土地的重量級人物。宋太宗時就有人說,當時“富者有彌望之田,貧者無卓錐之地”。宋朝徽宗時,蔡京集團就是一個以“變法”為借口的大官僚集團。在范文瀾主編的《中國通史》第五冊上就說,宦官童貫在蔡京支持下,掌握了軍權,與蔡京并列相位。這蔡京和童貫貪污腐敗得來的金幣寶玉,據說“家私所藏,多于府庫”。其中蔡童集團中那個朱勔占有“甲弟名園遍布吳郡,田產跨連郡邑,每年收租十余萬石”。他死時“有田至三十萬頃”。這蔡京、童貫也都占有大量的田地,當時民間就有 “打破筒(童),潑了菜(蔡),便是人間好世界”的童謠。在《金瓶梅》里,這個朱勔就是清河縣李知縣的親戚,也是靠山。

              宋真宗時,有人就向真宗奏報說,“宋朝建國六十年,豪強大量兼并土地,如不加制止,全國的田地將要有一半被他們占據”,還有人說,“開封府附近千里,都已是大臣們的田產”。宋仁宗時,官員占田地的情況繼續擴大,當時宰相晏殊不管國事,只管營置田產。見蔡河兩岸土地有利可圖,即托借名目占為己有。還有一個“比部員外郎”的朝官,在真定占田多達七百多頃。仁宗曾經下了一個“限田”詔書,說“公卿以下官員占田不得過三十頃”,但實際中這些政府官員所占的田地都遠遠超過三十頃,仁宗的這道“限田”詔不久也就成了一紙空文了。宣和二年,王黼為左相時,更是定價賣官,“三千索直秘閣,五百貫擢通判”。這些土地兼并、買官賣官都在《金瓶梅》中有所展現。

            《金瓶梅》中出現的“皇莊”,則是大明朝的事了。這“皇莊”更是以皇家的身份強制進行“合法”的土地兼并了?;适以O皇莊,這起源于明代洪熙年間的“仁壽宮莊”、“未央宮莊”的修建。到了成化時期,明憲宗沒收了太監曹吉祥的土地田產,做為宮中的莊田,才正式定名為“皇莊”。其后,這皇莊便不斷擴大,直線性的膨脹。弘治二年,北京附近就有皇莊五所,占地有一萬二千八百多頃。而正德時,武宗即位的第一個月就新建了皇莊七處,其后又增加二十多處,占地達到三萬七千五百多頃。后來又增加到三百多處,僅京畿附近的皇莊就達到二十萬九百余頃。大明朝的皇莊政策實質上就是一種以皇家的名義對土地的兼并。這種兼并的結果,就是把土地極大地集中在皇室名下,加速了農民的破產。

              皇帝有這么多的皇莊,就需要有管理皇莊的人。大明朝的許多時間里,與宋朝一樣,都是一個由太監掌握實權的皇朝。管理皇莊,也就由太監出面管理。每個皇莊除了正管主事太監外,還有三四十人跟著跑腿的隨從人員,他們在外肆意武斷、狐假虎威,任意欺負當地地方官,老百姓就更不是這些披著皇室外衣的惡棍們的下飯菜了。百姓不堪被剝削,生活無著,相繼逃竄,造成一些地方人口減少,戶口消耗,史書上就以“邑里蕭條”幾個僅的文字反映這種現實。

              上行下效,皇帝有皇莊,那么大小官員也就有了“官莊”,特別是那些皇親國戚、大官員對土地的掠奪兼并,并不輸于皇帝對土地的兼并。有關史料記載,明代時各地的豪族兼并土地那是異常兇狠激烈,南京附近“權豪之人……侵凌軍民,強奪田畝”,所占民地就達到六萬二千三百余頃。揚州有一個名叫趙穆的人,一次就“逼取民田三千余畝為己業”。北方“大同、宣府等地膏膄土田,無慮數十萬頃,悉為豪強占種”?;适医ɑ是f、官員設官莊、豪強占田土,這些促使失地農民激劇增加,百姓更是民不聊生,社會矛盾加劇。這種土地兼并,與大清初的滿族官僚“圈地”強占民田地一樣兇狠。

                 在《金瓶梅》中就透露出這種對土地兼并的情景。書中說,在清河縣一地就有一個專門管理皇莊的薛太監,也就是說,清河縣也就至少設有一個皇莊。這個薛太監和另一個管磚廠的劉太監一起,與當地豪強西門慶相互勾結,往來密切,且在清河縣聲勢顯赫,在宴會上的坐位都在地方軍政長官之上。在這里,通過劉太監還透露出一個信息,那就是皇室不但設有皇莊,其還涉及到其它產業,如這里的磚廠,這就是今天我們說的壟斷那個詞了。山東清河地方設有皇莊,說明皇莊勢力擴大到了山東,這是反映明代中葉時后皇莊不斷增多、不斷擴大的實情。

                土地兼并中,地方豪強依勢力低價購買田地,有的等于趁人之危強奪了?!督鹌棵贰返谌?ldquo;蔡太師覃恩錫爵,西門慶生子加官”中,那個替西門慶看家墳的張安來向西門慶報告說,與西門慶家墳地隔壁的趙寡婦家,“莊子連地要賣,價銀三百兩。我只還他二百五十兩,叫張安和他講去。里面一眼井,四個井圈打水。若買成這莊子,展開合為一處,里面蓋三間卷棚,三間廳房,疊山子花園、井亭、射箭廳、打球場,耍子去處,破使幾兩銀子收拾也罷”。這么寬的宅院、田地,西門慶只愿出二百五十兩就強買了。之所以如此,就正如當初花子虛打官司要賣宅子一樣,因與西門慶宅子相隔壁,無人敢買,只能由西門慶買了。第三十五回“西門慶為男寵報仇,書童兒作女妝媚客”中,那個沒落的貴族向皇親家“向五被人告爭土地”一事,也是趁人之危的結果。西門慶買了趙寡婦的莊子修卷冊棚,差磚就有管磚廠的劉太監劉公公送,差的木料就來自這個向皇親家的房子了。那個賁四對西門慶說,“昨日老爹吩咐,門外看了那莊子。今早同張安兒去看,原來是向皇親家莊子。大皇親沒了,如今向五要賣神路明堂。咱們不要他的,講過只拆他三間廳、六間廂房、一層群房就勾了。他口氣要五百兩。到跟著拿銀子和他講,三百五十兩,也該拆他的。休說木料,光磚瓦連土也值一二百兩銀子”。應伯爵也對西門慶說,“我道是誰來,是向五的那莊子。向五被人爭地土,告在屯田兵備道打官司,使了許多銀子。又在院里包著羅存兒,如今手里弄的沒銀錢了。你若要,與他三百兩銀子,他也罷了。冷手撾不著熱饅頭”。這個應伯爵比賁四更兇狠,只讓西門慶出三百兩銀子就把那個沒落的皇親向五手中價值五百的產業給買下來了。這些場景,都應該是那個時代中社會上“權豪之人……逼取民田”的間接反映。

              與土地兼并相適應的就是上層建筑中的政治黑暗與腐敗,這又突出表現在宦官專權和吏治腐敗這兩個方面。明代太監得勢用權,起源于明成祖時。這是因為明成祖在奪取政權時曾得到那些宮中太監作為內應的結果。其后,英宗時的王振、曹吉祥,憲宗時的汪真,武宗時的劉瑾,神宗時的馮保,熹宗時的魏忠賢,都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太監,太監誤國與明代相伴。

              《金瓶梅》中,也有宦官的形象和事。那個管理皇莊的薛太監和管理磚廠的劉公公劉太監,他們到了地方上,其地位都比當地地方軍政官員之上。第三十一回“琴童兒藏壺構釁,西門慶開宴為歡”中,西門慶因請了“劉薛二內相,帥府周大人,都監荊南江,敝同僚夏提刑,團練張總兵,衛上范千戶……”來家吃酒,這些客人來時是威風十足。書中說,“說話間,忽報劉公公、薛公公來了?;诺奈鏖T慶穿上衣,儀門迎接。二位內相坐了四人轎,穿過肩蟒,纓槍排隊,喝道而至。西門慶先讓至大廳上,拜見敘禮,接茶。落后周守備、荊都監都到了門首,黑壓壓的許多伺候”。在酒席上的坐位安排時,周守備都要靠后,還說“二位老太監齒德俱尊。常言‘三歲內官,居于王公之上’。這個自然首座,何消泛講”。在聽戲時,也是由這劉公公和薛公公點了算。

              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時喪禮盛,守孤靈半夜口脂香”中,李瓶兒死了,那個管磚廠工部的主事黃老爹來吊孝時,給西門慶帶來一個消息,說,“……先生還不知,朝廷如今營建艮山,勅令太尉朱勔往江南湖湘采取花石綱,運船陸續打河道中來。頭一運將至淮上。又欽差殿前六黃太尉來迎取卿云萬態奇峰,長二丈,闊數尺,都用黃氈蓋覆,張打黃旗,費數號船只,由山東河道而來。況河中沒水,起八郡民夫牽挽。官吏倒懸,民不聊生。宋道長督率州縣,事事皆親身經歷,案牘如山,晝夜勞苦,通不得閑”。還給西門慶說,這個六黃太尉不久就要從京城出來,上頭要求地方“必須率三司官員接他一接”,因此借此吊孝之機會來找西門慶,讓西門慶承頭出面接待這位來自宮中的欽差太監。從這里我們也就知曉了,這位黃太監出一趟皇宮,來到地方的威勢:地方的巡撫為首的山東一省官員,都得圍繞著轉。“人馬過東平府,進清河縣,縣官黑壓壓跪于道旁迎接,左右喝叱起去。隨路傳統報,直到西門慶門首。……良久,人馬過盡,太尉落轎進來。后面撫按率領大小官員,一擁而入,到于大廳。……為首就是山東巡撫都御史候蒙,巡按監察御史宋喬年參見。太尉還依禮答之。其次就是山東左布政龔其,左參政何其高、右布政陳四箴、右參政季侃延、參議馮廷鵠、右參議汪伯彥、廉使趙訥、采訪使韓文光、提學副使陳正匯、兵備副使雷啟元等兩司官員參見,太尉稍加優禮。及至東昌府徐崧、平東府胡師文、兗州府凌云翼、徐州府韓邦奇、濟南府張叔夜、青州府王士奇、登州府黃甲、萊州府葉遷等八府官員行廳參之禮,太尉答以長揖而已。至于統制、制置、守御、都監、團練等官員,太尉則端坐,各官聽其發放,外邊伺候。”當然,在清河這個地方,西門慶雖然出錢接待了這個黃太監,但其背后為西門慶帶來的隱形價值則無限的。這個黃太監的外派出京場景,想必當初李瓶兒的公公,就是那個花太監外派廣南時的派頭差不多了。

               第六十四回“玉蕭跪受三章約,書童私掛一帆風”中,被薛太監和劉太監稱為“朝中四大漢”的高、揚、童、蔡四個大奸臣中的童貫童太尉,也就是一個太監出身。書中說,“薛內相便與劉內相兩個說說話兒道,‘劉哥,你不知道,昨日這八月初十日,下大雨如注,雷電把內里凝神殿上的鴟尾震碎了,嚇死了許多宮人。……昨日大金遣使臣進表,要割內地三鎮。依著蔡京那老賊,就要許他,掣童堂事的兵馬,交都御史譚積、黃安十大使節制三邊兵馬,又不肯還,交多官計議。昨日立冬,萬歲出來祭太廟,太常寺一員博士,名方軫,早晨打掃,看見太廟磚縫出血,殿東北上地陷了一角,寫表奏知萬歲??频拦偕媳緲O言:童掌事大了,宦官不可封王。如今馬上差官拿金牌去取童堂事回京’。劉內相說,‘低估我如今出來在外做土官,那朝事也不干咱們。俗語道,過了一日是一日。便是天塌下來,還有四個大漢(指高、楊、童、蔡)。到明天,大宋江山管情被這些酸子弄壞了’”這個童貫,不但他本人被加官進爵,封了王,而且還“子孫皆服蟒腰玉帶”?!洞笏涡瓦z事》中記載說,“大觀二年春正月,加童貫節度仍宣撫使。夏五月,……加童貫檢校司空仍宣撫使。貫由此恃功稍專軍政,選置將吏,皆取中旨,不復關朝廷矣”。還說,“宣和七年正月,金人滅遼。六月,封童貫為廣陽郡王”?!吨袊ㄊ贰飞弦舱f,1125年4月,童貫封郡王。這就是說,掌握軍權的童貫,軍中選擇將帥全由他說了算,朝廷在軍隊中將帥選用上也完全失去話語權了。第七十回“老太監引酌朝房,二提刑庭參太尉”中,西門慶也因接待六黃太尉有功,升任千戶掌刑,指揮管鹵簿,官升一級。那個內府匠作何太監,因為內工完畢有功,皇上恩典其侄子何永壽升為金吾左所副千戶,分在山東提刑所與西門慶為同僚,這都是對那個時代政治黑暗的反映。

      Copyright © 2022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28—68233325   投稿郵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廣福橋北街2號
      版權所有:四川智慧子月科技 技術支持:成都網站建設仕航軟件 備案號:蜀ICP備2021005531號/20_0.92
      无码人妻久久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丨

      <legend id="eksv6"></legend>
          <progress id="eksv6"></progress>

          <button id="eksv6"><object id="eksv6"><cite id="eksv6"></cite></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