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eksv6"></legend>
      <progress id="eksv6"></progress>

      <button id="eksv6"><object id="eksv6"><cite id="eksv6"></cite></object></button>
    1. 您的位置:首頁 > 本網特稿
      本網特稿

      顧 頡:育才為國不為家?——記祖父顧雄藻

      發布日期:2022-3-10來源:四川智慧子月科技作者:顧 頡瀏覽量:764
      詳情介紹

       

               

      顧  頡

              我出生于上世紀四十年代末,作為祖父小兒子的小兒子,我出生時祖父已年逾古稀,在我一歲多時,祖父去世,所以在我的心目中,祖父是一個遙遠而陌生的存在。后來長大些,聽大人講,祖父教了一輩子的書,還出過書,我家至今還保存著他編寫的《字辯》一書。少年時我曾在家中看到過祖父寫的《七十自述》一文,開篇有“余虛度七十春秋……”云云,是用文言文寫的,那時尚小,未能讀進去,后來文革家庭遭難該文遺失,甚為可惜。世事滄桑,轉眼就到了老年,人變得愈加懷舊,更想知道顧家族的歷史和和祖父的情況。遂向顧家眾親戚求索,這是件很困難的事情,一是年代久遠,我的父輩這一代均已過世,建國后他們分散在全國各地,生前政治運動不斷,頻受沖擊,所以皆小心翼翼做人,彼此間少有聯系,對家族往事也很少向子女談及。二是有關資料的缺失。經過不懈努力,在我年逾九旬的表姐(二姑媽的女兒)和表弟(小姑媽的兒子),處獲得了一些珍藏的祖父資料,我的二姑夫夏翔是我國著名體育教育家,在清華大學任教60年,曾任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副主席,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小姑夫是上海著名電力工程老專家,在文革中還算安全,使得祖父的一些資料得以幸存。這些資料有:摯友寫祖父的文章《顧君雄藻稀齡述略》(以下簡稱《述略》),祖父寫我祖母的文章以及他寫的十四首舊體詩,祖父與友人同事間的信件。這些都用清朝、民國時期的繁體、異體字(現已棄用)和文言文寫成,且無斷句,文中的年代用的是中國舊歷,因此讀起來十分吃力。但我還是借助詞典和百度把它翻譯成了現代文以便于閱讀。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義,雖難猶樂,樂此不疲的事情,對于同樣干了一輩子教育工作而又最像祖父的我(父親曾說“我們一家三代相貌未走樣”),我覺得此事更應該由我來完成,我相信,我與祖父血脈相連,心靈相通,在對教育的意義,教育人的情懷,志向和從業甘苦體驗上,更容易相互理解??紤]到顧家我這一代人已相繼謝世,尚存者也多進入古稀、耄耋之年,便有了一種緊迫感、責任感和責無旁貸的擔當。隨著對資料的研讀,撥開近百年的歷史云霧,先前抽象、模糊的祖父形象漸漸清晰、鮮活和高大起來。祖父在治學,教書和人品上,都令我敬佩不已,祖父永遠是顧家族的驕傲和楷模,愿通過本文讓顧氏后人了解家史,繼承家風,成器成才,報效國家。

        

      友人寫祖父的文章《顧君雄藻稀齡述略》

      祖父的詩作

               祖父顧雄藻,字蓉沼(1876--1949),江蘇常州人士,我國早期教育家。秀麗,溫潤的江南水鄉孕育了濃厚的文化風氣。祖父出生于一個官宦(官位不詳)家庭,他的父親小坡生在湖北做官,幾年才回來一次,他的飲食和教誨都由母親陳太君給予。陳太君以慈母代替嚴父,對祖父的教育極其嚴格,祖父一生,做事嚴謹,有條理而不隨便,都是陳太君所教育的。后來小波先生死于漢川任上,祖父開始從師讀書學習科舉之業。陳太君選擇教師非常謹慎,都是從郡中的名師中選擇。像他那個時代的讀書人一樣,祖父也想通過參加科舉考試改變命運。癸卯(清光緒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年為考試之年,按照舊制,郡級(行政單位,比縣大)考試由地方舉辦,特設決賽,第一名獲得優獎。城鄉外縣的名宿群集考場,發榜后祖父列童軍(童試,清朝考試分為兩個階段,第一是童試,第二是正試,只有很少的人能夠通過童試參加正試)首列,人們爭相抄他的文卷傳觀,朋友同輩們都勸他再參加鄉試(考期在八月,是明清時在各省省城和京城舉行的科舉考試,凡本省科舉生員與監生均可應考,每三年一次),后來(1905年)清政府廢止了科舉制度, 所以祖父的“最高學位”是以縣冠軍考取秀才。此時,西風東漸,新式學校迅速興起。祖父先在蘇垣兩級師范學習,“畢業后執教鞭生涯,遠近爭相聘任”,他曾北上到遼寧沈陽任新民府中學師范教員。一年半后,地方遭水,遂離開新民中學就職于勸業道署總務科,官署生活事情簡單而應酬繁多,徒耗精神,祖父不習慣這種生活,就辭職仍去營口商校教書。談到這段不長的政府衙門生活,祖父曾有詩記錄了他當時的心境:“衙斎長日事清閑,徵逐交游費往還,依舊生涯甘作苦,同登廣廈士歡顏。”詩中自注:“余不耐縣署生活,愿以教育終生”??梢?,祖父最鐘愛的還是教育工作,并甘之如飴。

       

               這是我的太祖母八十壽辰的全家照,攝于1935年。前排右三為祖父,右四為祖父的母親陳太君,右五為我的祖母,后排右一為父親,右二,右四,右五為他的幾位兄長。其余為祖父的其他家人。

              祖父執教省縣立中學男女師范學校超過三十年,教課批卷之余,常伏案從事丹鉛經史多項研究,他規定自己每假期必讀經典獲得收益,從不虛度歲月。他教授的學生、門生公私以萬計,有德的人才難以盡數,可謂桃李滿天下。在祖父的學生中,有著名的中共早期領導人瞿秋白。父親曾講過這樣一件令他多年后仍記憶猶新的事情,祖父教瞿秋白的時候,瞿還是一個少年,時間大約在1915年以前(據百度上對瞿秋白生平的介紹,他1915年冬,因交不起學費被迫輟學)。祖父曾對家人說:“這個小囡寫的文章,我竟然一個字都改不了!”后來瞿秋白離開常州投身革命,也就與祖父失去了聯系。1935年6月某天,瞿秋白被捕英勇就義,報上刊登了這一消息,祖父看到后悲戚地在屋里不停地踱步,用手杖不斷地使勁敲打地面,喃喃自語:“中國失去了一個人才,中國失去了一個人才!” 屈指算來,此時瞿秋白與祖父分別已有20年以上,但是祖父心中仍然牢牢地記住了自己這個優秀的學生。

               祖父見到地方中學少,學生小學畢業即失學,為了收容失學的學生,祖父自創培梓補校,親自擬定學校章程,“斟酌中外,參合古今,苦心經營所訂科目”,并聘請許多名師到校執教,得到鄉里的交口稱譽。甲子乙丑年(1925年)學校接連受到駐兵損壞,為了修復學校,祖父“婉謝友助,售田償虧”。談到祖父的善舉,眾人都交口稱贊,欽佩不已。在祖父的記敘中,像這樣的毀學還有數次,“余勉自樹中年,一再受兵禍,丁丑年(1937年)家悉毀,一生辛苦盡廢,家遭多故”,但祖父對教育矢志不渝,逾挫逾奮,克服萬難,堅持辦學,造福桑梓。在《述略》中,有“君中年肩負教育重任,視學校家庭為一體,常言:以教育收入還之教育。做凡人不易做和不能做的事情,身處逆境君也處之安然”。讀到此,一個以教育為己任,負重前行,安之若素,公而忘私的武訓式的教育人浮現在眼前,令人肅然起敬,我多想穿越歷史的門檻,來到祖父面前,親口表達孫子對他的敬意!

               祖父任教時,因“怵見社會人士學校學子于國有文字太不講求,涉筆便訛,開口便錯,見慣不怪為近年所得現象(《字辯》自序)”,便編撰印行了《字辯》一書,“出版后風行全國,遠播南洋群島間”?!蹲洲q》多次再版直至上世紀九十年代港臺商務印書館還在再版,祖父也被譽為“國學名宿”。我很難想象,在那個沒有互聯網,沒有電腦,沒有百度,沒有助手團隊,身居小城的祖父是如何憑一己之力,完成了這本工具書的。祖父一生從教,子女眾多,生活清苦,還欠了債。曾寫詩自嘲:“人家析產余分債,一樣單肩兩樣心”。自注:“我無多金,教育收入還之教育,造就諸子,爭承分債。”《字辯》的出版,使祖父“出版風行喜欲狂”,同時也還清了舊債。

      民國二十二年(1934年)出版的祖父著作《字辯》

      1949年香港商務印書館再版的祖父著作《字辯》

               祖父在獻身社會教育的同時,也十分重視家庭教育。舊時在文人家庭大門的兩側,常??梢娺@樣的對聯: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橫批:紫氣東來。紫氣乃祥瑞之氣,寓意家族興旺,長盛不衰。這也是顧家的家風。祖父自述,“余祖賦性長厚,鄉里稱善人,余父嚴明過之,對于財利不為茍得”??梢?,長厚、行善、嚴明、淡薄財利的家風傳承已久。祖父一生好學不倦,學識淵博,到了晚年,因足疾不能出戶,仍然“手不釋卷,不時與父執(父親的朋友)唱和,心境怡然”。祖父有詩:敢嫌誤我冠儒巾,偃息詩書慣食貧,安得積金遺后輩,幸無慚德辱先人(《七十述懷 一》)。自注:“詩書自有真樂,安貧儒者本分”“余性恬淡,隨遇即安,始至今日”“余性骨鯁,未肯俯仰,從不侵陵他人,寬留地步”?!妒雎浴吩u價祖父, “君一生謹厚儉約不樂虛靡,鑒茲民生艱困,力主節省,不為鋪張”。“君性慷慨豪爽,處事果決,視人事如己事,肝膽照人,疾惡不避嫌,辨恩怨義利甚明,從不侵占漁利他人境地,自己雖困難,卻常周濟他人之急,也不奉承褻瀆他人”。祖父好學、正直、敬業、勤儉、開朗的性格和品德,也在兒女身上得到了傳承。祖父育有四子四女,培養子女大學生兩名,師范、職師、高、初中生各一名,諸子女都自奮自強,長子(大伯父)國立商大畢業,執業會計師多年,著《審計學》數種,大學、高中用作為教本,與會計界先驅潘序倫先生共同創辦了“上海立信會計??茖W校”(現上海立信會計學院前身),“上海立信會計事務所”及“上海立信會計圖書用品社,并擔任社長。次子(二伯父)終身從事會計工作,是業界的高級人才。三子(三伯父)畢業于上海復旦大學經濟系,被譽為“青年才俊”,30多歲即被任命為國民政府西南地區經濟專員,對西南地區的經濟發展做出很大貢獻。四子(父親)從小就有志投筆從戎,高中畢業入中央軍校,畢業后轉中央航校學習,曾領隊與日寇激戰長空,九死一生,后被政府選派美國進修。“諸公子皆為國家社會服務振振有聲”,成為行業翹楚和國家棟梁。祖父是個開明的家長,在二十世紀初期,很少有家長送女孩入學校學習,他卻把四個女兒都送進了新式學校,學習師范、醫護、財會等,我的四個姑媽都是職業女性,分別從事教育、醫務、會計等工作。像天下所有父親一樣,他為此而自豪。祖父有詩道,“須知食德皆遺澤,況有椒蕃裕后昆”(椒蕃,喻子孫眾多),自注:“生父及余三世單傳,今贏得子孫列前,莫非祖父積善所致”,他說,“諸子比余勝”“今幸諸子多知識自振,如在逆流中向上穩渡也”。他在詩中道,“育才為國不為家,培植兒孫莫念差。遠看鵬飛云路遠,分封盡許到天涯。”自注:“教育子女為國家效力,為社會服務,非圖私利”,其中第三句寫的是四子即我的父親任空軍以身許國,如大鵬般翱翔藍天。最后一句是寫三子為國家工作,從東到西萬里奔波,像蜜蜂一樣勤勞和省親歸期難定。我清晰地記得,小時開始習字,最初臨帖用的就是家里規定的《朱子家訓》,邊練邊聽大人講解其內容,像“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為艱”等至今仍牢記和影響著我的行為。

       

                這是父親(后排左一)與他的幾位兄長。照片攝于1945年秋。父親是抗日空軍飛行員,后被政府選送赴美深造,學成回國后與分別數年的幾位兄長的合照。

                祖父一生愛好游覽山水,隨地采風問俗,友人記敘,民國已已年(1929年)秋,祖父“約同伴游燕京(北京)一個多月,凡宮殿、園壇諸名勝都領略盡遍。出居庸關登八達嶺,飽覽長城壯美景色,回來后著有《燕游記略》一篇”??上КF已找不到原文。祖父還“游遍江南勝蹟,無不探盡其奇奧”。他留下了一些旅游途中寫下的詩,如,壯游遼沈策征軺(yao二聲,小馬車),撲面驚沙酒易消。涼月照人寒徹骨,冰河晨渡試乘橇。記錄了庚戌年(1910年)在赴沈陽途中乘冰橇度過遼河冰面的景色。又如:關城雄勢盡崔巍,山路崎嶇入翠微,地平沙灰深沒踝,不冰秦島是耶非。(乙酉[1909年]寒假,由秦皇島乘輪回南,在榆關至秦島道中車有所見)。塞頭寒重失年華,四月園庭未著花,幾見秋來有黃葉,江南風景只吾家。他還借景言志:下水舟輕上水難,灘經十八慶平安。百千歷劫中流穩,方寸容心余地寬。柳暗花明開別境,峰回路轉放奇觀,朋儕每感憂煎苦,吾愿忘機把釣竿(《七十述懷 二》)。由逆水行舟的艱難,聯想到人生旅程的多劫,只有把穩方向,放寬心態,才能迎來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佳境。表達了祖父不畏艱難,開朗豁達的性格?!妒雎浴酚涊d,“君素性勇往,健步若飛。每到一地罕用代步之工具,登高上下自如”。讀到此,眼前不由浮現出了祖父強健、跳躍、快樂,還有點老頑童般的身姿,古人云,智者樂水,仁者樂山,喜愛山水的人,心態總是年輕的。我也愛好旅游,也愛寫些游記,這竟與祖父高度相似,莫非這也會遺傳?妻在讀到這段時,笑道,你愛旅游的根兒原來在這里!

               祖父能夠全身心地投入教育并卓有成就,離不開他的兩位賢內助的扶助,他曾說:“先后兩室,遇困均能典兌以濟,絕無怨言”。祖父中年喪偶,我的祖母是他的繼室。祖父寫有《繼配陳夫人行略》一文,記敘了祖母的為人。以下是該文的摘要(已譯成白話文):

               我的繼室陳靜珊君,是外舅公之女,自幼秉承家庭的教導,熟習詩禮。君十三歲就入廚從事烹調,能夠料理家事,做出的飯食精美可口,大家無不嘖嘖稱道。同僚熟知君賢淑,爭相聘娶。逢時我喪妻打算再娶,唯要求能夠主持家政,尤其能夠恩待我前室的子女。君入門后同我一起吃苦,先室遺留子女五人,君將長、幼子抱在懷中,精心撫養,如同自己親生的子女。君對子女從不加以惡言,雖然受到委屈,但能大度容忍,心胸開闊,言辭婉轉,這些都是遵循母親的教誨。有親友來訪留下吃飯,三四樣菜立刻親自做出來。君則無論冬夏,對葷腥的菜則很少下筷,總是以一碟鹽菜下飯。問她,回答說:這是我心甘情愿的。對家用總是預作計劃不使匱乏。如果所用有所不足,就賣掉自己的首飾予以接濟,從來不把情緒掛在臉上。每到年關,必作儲備以資助貧窮的來告者。聽到周圍的親戚有斷炊者,不待來告,便買糧接濟他們。君自己則十分節儉,衣服破舊了也不輕易制作,從衣筐中撿出普通的衣裳改一改再穿。一尺一寸的布頭也藏在衣筐內,留待他用。君處于困境而不露窘態,身體疲乏而不露倦容。各子帶著媳婦在遠方居住,遠離膝下,但家中的事情猶向君稟告以求得到指示,使之簡化和便于操作。君生性慈祥,待人以誠,對下以寬,親戚中或因有不平來相告,君總是好言相勸平息爭端,從不加以挑逗。認識君的人都贊君有長者的寬厚。君的感人之處就像這樣。我性情急躁,總是得到君的勸慰而得以平息,所以內外相處都沒有間隙。君小我四歲,我今年七十,夫唱婦隨,十分快樂,有桓鮑(春秋時期齊桓公重用鮑叔,終成霸業)之風也。

                讀到此,一個賢惠、能干、善良、寬厚、勤儉、任勞任怨的賢妻的形象躍然紙上,上慈下孝,妻賢夫旺。顧家大家庭和睦融融。對此,祖父深懷感激之情。曾寫詩道:差喜1山妻(2)能解苦,未因寒簡詈(3)申申(4)。 (自注:(1)感到欣慰(2)對自己妻子的謙稱(3)詈,li,四聲,罵(4)申申,怡然自得的樣子祖父常言:“吾何修而得此賢媳”!)

               祖父知識淵博,品德高尚,終身從教,桃李滿天下,并有著作傳世,無愧我國早期教育家的稱謂。對此,《述略》開篇寫道,“一個人能在幾十年間無論身處逆境還是順境,都能安之若素,恪守初衷,窮且益堅,老乃益壯,坦然面對瞬息萬變的人生風雨,不改自己的做人準則,除非是平生學習和行為優秀的君子,否則很難去做也不能去做”。

      而祖父做到了,他是真君子!

                斗轉星移,生生不息。祖父就像一顆大樹,枝繁葉茂,果實累累,滋養和庇護著他的子孫。從上世紀三十年代起,祖父的孫輩——我們這代人陸續來到人間。從上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末,我們這代二十多人大多都先后接受了高等教育。我的堂兄、堂(表)姐和兄長分別畢業于上海交大、同濟大學、北師大,北醫等名校,他們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努力工作,事業有成,有的成為最早一批獲得國務院津貼的著名專家,有的成為高校黨委書記,有的成為本領域的知名學者、專家,有的成為省特級教師,省學術和技術帶頭人。被“十年浩劫”耽誤的堂(表)弟妹們后來也在工作中通過自學考試,函授等方式,獲得了大學學歷,家姐還在天命之年獲得了美國常春藤名校的學士學位。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起,我們的下一代以及他們的下一代(祖父的曾孫、玄孫)又陸續來到世上,他們趕上了國家改革開放的好時代,在數字化信息化的世界里,他們所接受的教育與我們相比,從領域、內容、形式、手段上都有著巨大的不同,他們所學的專業五花八門,所讀的學校遍布國內和海外。他們是幸運的,也是最辛苦的一代。時代正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唯獨顧家子弟“讀書種子”的基因不變。“惟書有色,艷于西子,惟文有華,秀于百卉”,書是我的至愛,好學上進,自強不息是顧家族不變的家風。我想,若祖父地下有知,也會含笑九泉的。“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光燁”,家風延綿,百年潤澤,我常想,在我們這個書香濃郁的大家族中,文化傳承是多么的執著啊!

               (作者簡介:顧頡,1948年1月出生于上海市,就職于成都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已退休),四川省中學特級教師,成都市中小學教育專家,四川省學術和技術帶頭人,出版教育著作兩部,在國家、省 、市級教育刊物上發表論文近百篇,榮獲多項省、市教學成果獎。愛好文學、旅游、攝影,樂在:求真求善求美求索完美教育,山品文品味詩意人生。)

      Copyright © 2022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28—68233325   投稿郵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廣福橋北街2號
      版權所有:四川智慧子月科技 技術支持:成都網站建設仕航軟件 備案號:蜀ICP備2021005531號/20_0.96
      无码人妻久久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丨

      <legend id="eksv6"></legend>
          <progress id="eksv6"></progress>

          <button id="eksv6"><object id="eksv6"><cite id="eksv6"></cite></object></button>